HD22010-3 专业的生产厂家|HD22005-3|HD22020-3|HD11040-3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欧姆龙动态 >
最新新闻
本月热门TOP10
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产业 加快促进中国制造HD22005-3向中国创造转变
文章录入: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4-01-08 09:35

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产业 加快促进中国制造HD22005-3向中国创造转变
 导读:《北京宣言》:28家重大装备骨干企业庄严承诺
  在第六届中国工业论坛上,来自国内的28家重大装备骨干企业负责人联合发布了以“肩负使命,挺起脊梁,中国装备,装备中国”为主题的《北京宣言》。他们向社会庄严承诺:中国装备制造企业在大力推进自主创新,追求精益化管理,以优秀可靠的产品、推进生产过程的节能减排、推行循环经济和绿色制造,赢得用户和市场的尊重等方面肩负起振兴装备制造业,做强中国工业的历史使命与责任。
  加快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已刻不容缓
  回顾新中国成立60年,前30年大体上奠定了工业发展的基础,解决了工业从无到有的问题,建立了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又用30年时间,到现在解决了工业从小到大的问题。目前,从规模总量上看,我国已占全球制造业份额的14%,位居世界第二位;从主要行业看,在22个工业大类中,有7个大类产业规模居世界第一;从生产能力看,有210种工业产品产量居世界首位;从国际贸易看,工业品出口已占全球工业品贸易额的12.7%,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品出口国。在今后的中国新型工业化进程中,主要任务是加快促进我国工业由大到强。
  一、我国工业大而不强的问题仍十分突出,与世界工业强国的差距仍然较大。
  要实现工业强国目标必须在以下五个方面下功夫:一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2008年,我国申请国际专利6089件,仅相当于美国的九分之一、日本的五分之一和德国的三分之一。二是加强自主品牌建设。目前,我国产品出口以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产品为主,自主品牌产品出口占比较小,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著名品牌还十分缺乏。三是提高大企业国际竞争力。我们很多行业产量世界第一,但分散在许多企业中,缺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大集团。四是提高生产效率和效益。我国制造业增加值率仅为26.6%,较美国、日本分别低23和22个百分点。五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对制造业优化升级的支撑不足。当前,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仅为39.3%,分别较美国和韩国低24和22个百分点。总体上,我国制造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促进中国制造由大变强已成为新时期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
  二、全球经济结构及增长模式发生深刻变革,迫切要求我国加快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
  金融危机发生后,全球经济结构加速调整,新的格局正在形成。为尽快走出危机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美国等发达国家重新重视实体经济发展,提出了再工业化、低碳经济、智慧地球等新理念、新战略,并纷纷加大科技投入,试图在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生态环保、生命科学等新兴产业领域保持竞争优势,抢占未来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的战略制高点。这要求我们既要立足当前,加快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又要着眼长远,更加注重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和发展,塑造我国产业国际竞争新优势。
  三、我国工业发展要素成本上升、资源环境约束增强,进入到必须以转型升级促发展的新阶段。
  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中期向中后期过渡的关键阶段,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步伐缓慢,大量落后产能亟待淘汰,产业发展与能源资源短缺、生态环境约束的矛盾可能进一步加剧。同时,由于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综合成本持续上升,人民币升值压力加大,传统比较优势正趋于减弱。我国既要面对发达国家在高端产品市场、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固有优势领域的竞争,又要面对其他特别是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品市场的挑战。
  总体看,我国工业发展的动力和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过度依赖投资拉动和产能扩张,过度依赖物质资源消耗和低成本生产要素投入,过度依赖外贸出口和国际市场的粗放型发展模式已越来越难以为继。

  以发展高端制造产业为突破口加快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
  一、高端制造产业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实力的重要标志。
  当前,世界上涌现出了一些工业强国,大体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在企业、技术、市场、产业等方面具有“全面强势”型的一流工业强国,如美国、日本和德国;二是整体处于优势但局部强势明显的工业强国,如英国、法国、意大利等;三是局部强势突出型的工业强国,如瑞士、韩国等。
  从这些工业强国来看,都拥有一批自主创新能力强、资源整合能力强的高端制造产业群,具备以下特征:企业国际竞争力强,技术创新能力一流,产业集群国际领先,工业体系绿色环保,文化、教育、生产性服务业等软实力突出。
  由此可见,工业大国主要靠规模取胜,工业强国必须要在技术、品牌、管理、创新等方面具备综合优势。中国要实现由工业大国迈向工业强国的战略转型,一定要大力发展全球领先的高端制造产业。
   
二、高端制造产业是现代制造产业的高端部分。
  高端制造产业一般处于制造业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具有技术知识密集、附加值高、成长性好、关联性强、带动性大等特点。高端制造产业是衡量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在大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要大力发展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生物医药、信息网络和高端制造产业。我国发展高端制造产业的目标是通过产业升级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化、高端产品国产化、出口产品高附加值化。发展高端制造产业,一方面要瞄准全球生产体系的高端,大力发展具有较高附加值和技术含量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另一方面,要立足我国制造业基础,着力推动钢铁、有色、石化、汽车、纺织等传统制造业由加工制造向价值链高端延伸。
 
 三、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是高端制造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装备制造产业是为国民经济各领域和国防建设提供技术装备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是各行业产业升级、技术进步的重要保障和国家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是装备制造产业中技术密集度较高的产业,是发展高端制造产业的核心和关键。尽管我国已是一个装备制造业大国,但我国装备制造产业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不小差距,特别是一些高端装备如半导体加工设备、深水海洋石油装备、百万吨乙烯装置中的大型压缩机组等几乎全部依靠进口,高端自动控制系统如飞机导航仪器仪表、精密高档轴承、高速列车刹车系统等也基本由国外垄断。中国高端制造产业发展,一定要发展拥有自主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用中国装备“装备”中国。
 
 积极探索加快发展高端制造产业的有效路径
  我们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部署,以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培育大型龙头企业、建设先进产业基地为突出重点,坚持改革开放,着力自主创新,加强品牌建设,促进集约发展,积极促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加快推进工业强国建设。
  
一、着力增强制造业自主创新能力。
  我国要赶上甚至超过一些发达国家,在高端制造产业发展方面就不能只是被动地学习模仿,而必须依靠自身力量走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要找准制约产业升级的关键技术瓶颈,以实施重大科技专项为契机,筛选出一批能有效促进产业升级、技术改造和节能减排的重大技术和产品,加快推进产业化和规模化应用,逐步解决核心装备、关键材料、重要基础零部件等关键环节缺失问题。要加快实施制造业标准化战略,促进自主标准走向国际,增强我国在国际标准化活动中的话语权。要继续引导创新要素和资源向企业集聚,支持企业加快成为技术研发和产业转化的投入主体和行为主体。
 
 二、加快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大集团。
  发展高端制造产业也需要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知名品牌、国际竞争力较强的大企业作为基本支撑。要按照市场导向与政府推动相结合,以提高企业经营质量和效益为目的,在原材料、重大装备、汽车、船舶等规模经济效益显著的产业,支持企业强强联合,鼓励关联企业、上下游企业联合重组和一体化经营,鼓励优势企业在全球范围开展资源和价值链整合,引导企业实施知名品牌战略,在重点行业培育一批核心竞争力强、主导产品优势突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着力发展一批像IBM、英特尔、可口可乐一样知名的国际品牌。

  三、积极建设国际领先的产业基地和产业集群。
  在我国高端制造产业发展的过程中,要集中力量发展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产业基地和产业集群。要按照布局合理、特色鲜明、用地集约、生态环保的原则,积极引导和推动相关产业向工业园区集中,着力加强以产业链为纽带的产业集群建设,进一步推进产业集聚发展、土地节约使用、资源集约利用和污染集中治理,重点培育一批在自主创新、品牌质量、节能减排、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的世界级高端制造产业基地和产业集群。
 
 四、着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新兴科技与传统产业、新兴产业的深度融合,代表着科技创新的方向,也代表着产业发展的方向。着力突破传感网、物联网的关键技术,及早部署后IP时代相关技术研发,积极推进“三网融合”,使信息网络产业成为推动产业升级、迈向信息社会的“发动机”。加快微电子和光电子材料和器件、新型功能材料、高性能结构材料、纳米材料和器件等领域的科技攻关,尽快形成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材料与智能绿色制造体系。积极发展包括水电、核电、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沼气发电,以及地热利用、煤的洁净利用等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大力研发适应多发性疾病和新发传染病防治要求的创新药物。尽快确定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和市场推进措施,推动新能源汽车工业的跨越发展。
 
 五、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是发展高端制造产业的核心和关键,也是发展其他制造业的基础和支撑。要立足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依托国家重点建设工程和科技重大专项,优先发展核心关键部件和基础制造工艺,加快推进高档数控机床、新能源发电设备、现代轨道交通装备、智能化仪器仪表、精准农业机械、航空航天设备、电子专用设备以及重大节能环保装备等重大技术装备自主化和本土化。重点支持大型成套装备制造企业发展工程总承包、系统集成,促进装备制造服务化发展。
  
六、加快推动传统产业提档升级。
  发展高端制造产业要处理好与推动传统产业提档升级之间的关系。要紧紧围绕增加品种、提升质量、清洁生产、节能降耗、安全生产、两化融合等方面,鼓励企业广泛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大力加强技术改造,深入推进信息技术的综合集成应用,带动研发设计能力和后端营销服务能力提升,推动产品从低端走向高端,使工业整体水平跃上一个新台阶。传统产业的提档升级还要与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结合起来,准确把握当前世界科技发展动态,着力突破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环节,积极培育新的增长点。
 
 七、积极发展先进生产性服务业。
  没有高水平的生产性服务业,就难以实现向中国创造的转变。要围绕工业化发展的实际需求,坚持市场化、产业化、社会化、国际化发展方向,大力发展工业设计、现代物流、电子商务、研发服务、管理咨询等生产性服务业,提升为制造业配套的技术服务能力。在提高制造业专业化水平的基础上,加快推动制造业分工细化和服务外包,实现产业链从制造环节向研发设计、营销服务等高端环节延伸,促进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互动发展。

上一条上一篇:汽车业名家纵论中国汽车hd11040-3产业做大做强之路
下一条下一篇:西门子向Tieto外包部分业务及员工
相关新闻